关于我
 
 

凌晨3:56,3.15,2017。

身上特别困,分针已经留在12上了,看了电影《1408幻影凶间》让我疑神疑鬼的感觉背后有人,不得不说,那种表现手段和抑郁症的产生的心理恐惧有所类似,但我对此麻木,只是对传统恐惧害怕,就是说房间里的异动我不怕,但是房间里冒出尸体我就很怕了。

老实说,过于疲劳产生幻觉我是相信的,我现在这个程度就接近出现视觉幻觉了,没什么好办法分辨眼前出现的不正常现象(如果有的话)。不过这样也挺刺激。

长风给我点了个赞?呵呵……呵呵……

记忆损坏中,刚才想干什么事都忘了,打开LF本来要记一个东西进来,结果莫名其妙写了个续篇给接上了。

哦对,头文字D主题曲?哦对,是对这首歌里为什么有我怀念的成分在的原因分析。如果我以前没在电视上听过,那应该去年是我第一次听到那个音乐。但那个音乐让我想起来八十年代、我姑姑、我奶奶家以前的样子——当时我爸是怎么样的人?和现在当然是完全不同的,他们的那一带成长于生活条件才开始好转的八十年代,接触的是工厂、土地、脏兮兮的小学、磁带机、镜子、卡、饥饿的上一辈而老旧的上一辈,于是他们懂得拼搏和吃苦耐劳,心地朴实善良。就像我爸一样,我姑姑小时候带我玩的时候给我听过周杰伦的歌,在磁带机里,所以我后来长大了喜欢周杰伦的歌,因为那些歌印在我的记忆里了,而如果头文字D也是这样,那听到的那时候应该更早。

我对头文字D 有印象,可能我姑姑当时觉得里面的人物帅吧。我还小,但意识到的东西太多了,我不清楚那是我当时年龄所认知不全的事物,事实上没经历过成熟的认识观念,在三年前我一直都是保持那份憧憬的。

换个角度来看,那时候接触的位面成了我后来期望的世界原样。

我真不知道我是个怎样的存在……要是让我就那么探下去真不得了啊……很多人肯定没有与我相似的想法。具体我指什么,那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另外前几天睡觉的时候梦到我在国外的学校上学,似乎是去打职业?然后梦中定位乱了, 变成学校了,我在们在一张大床上(实际是我在太幼时的隔壁宿舍模板),不过光影暗了多放了电脑,然后在梦中当时我们那里有个在睡觉的外国舍友,白人青年,他有点闲我这个亚洲人矫情话说叫我赶紧睡觉。

然后有一幕是餐厅,很典型的外国食堂,我都有点惊讶我是怎么梦到这种场景的。我记得我有一段时间在拖地,然后遇到了初中同学左宗棠(化名),然后,貌似有杨澜?哦,不对,是拖地的左宗棠,那种中国城镇式的小居民楼和泛着橘黄色光的楼道,那个好像是我们宿舍。然后,我袜子被拖地的左宗棠弄湿了,他给了我一双袜子?

…………

然后好像开始吃东西?在桌子上,嗯,这一幕是有的,我记得我环顾的一周,然后开始质疑真实性,但是我很快意识到这是…真的,对,很快意识到这是真的。又很开心的看到有些同学也在这里,(想的很好嘛),感觉人生又要重新开始了,然后似乎在那种木头橱窗(就是一桌和一桌一列和一列之间的那种带一点装饰性的木头框框,透过中间的能看到后面的人,原型可能是因为我家有这个吧)。

后来不清楚了,醒了。

醒了之后很快意识到这是做梦,美梦泡汤了,所以上帝老爷你要陪我一个杨澜萌妹子啊!

【最近文笔是不是有点怪?…很不粗犷!没有一个男性的肚量感,非常的斤斤计较,简直像是写男同CP文的小姐姐,这么下来我很快就要玩儿完了。】


评论

© 怀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