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银色怀表指针

  秋天的末尾,已经下了雪的世界上,两个人相遇了。

  怀表上的银刻泛着寒气,凸显着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他想起来有一次央视的纪录片里,也用类似的手法写过匠心,但他更想抚摸面前的女孩子。

  他的灵魂在冬天里待了太久,来到山下的小镇,难免不适,心脏的僵硬让他的思维难以运作,就好像这块坏了的怀表。

  女孩与他不同,她很快乐,虽然相识很短,但也同样另他快乐,每当与她说话,就像心里打开了一扇窗户,他探出头去,女孩就会说,“我在这里。”

  他不会告诉别人他的秘密,女孩永远不会知道他的快乐其实只是装出来的,在从前,快乐是很常见的东西,但现在不是了,需要珍惜。当然,不管最开始的快乐是不是装出来的,只要后面产生了,那就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他不懂别人,偶尔懂,但偶尔很难得,人们的心理只短暂的暴露一下,那个女孩的也是,之后,世界就如同失去闪电的雨夜重归黑暗。

  那块表,在不停的变好,指针越来越苛刻,指针转过一圈,他与女孩子的关系就变差一点,每一次,每一点,指针转啊转啊,一不小心,花开了,花枯了,花谢了。

  指针慢慢的转着,慢慢让时间流过胸膛,流进血液里。他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了,天空看不到蓝色,世界充斥着暗淡,荧光,和不明的冲动。

  世界是残酷的,但人不能不做梦,如果一直醒着,怎么活下去,就算知道梦总会醒来,梦里不尽是快乐,也只能不住的睡去。

  在梦里,他会遇到什么?只有睡着了…才知道的吧?

  在即将睡着之前,他知道了,他会梦到他们初始的那段记忆,他将拿回那颗留在别人心里的眼泪,这不光是个念头,同时,正慢慢的,慢慢的,变成一场梦的雏形。

“时针不停不停的转啊,春去秋来,

   家乡的桑葚树上长满了果实’

  转啊转啊,你的胡子蓄起来了,头发长长了,英气逼人,

  是个小伙子了,

  时针不停不停的转啊,你说你要去旅行,

  请早点回来,带上东西背起背包走向远方的少年,

  故乡等待你的归来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故乡不存在了,

 没人记得那个少年,

 因为他一去不回。”

评论

© 怀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