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肉月

多月立空,

田野无声落花水,

鸣笛苦心者,长笛无声歌,

鸣月者假死台上,

狼群分食

留下一片黑红色血迹干枯

黑月定天,

月下树林处,砍柴人之子手造云梯,

薄雾云云,

惨火叶下,火把照亮他的眉眼,

砍柴人之子嘴中念叨,

“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难过的巨树林中,武士举长刀,

刀映月光,光漫向刀尖,

刀尖刺入小腹,武士痛苦的嗷叫,

切口呈二刀流一天十字斩,

他给自己的切腹留下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切口,

切口汩汩流血,

血流不止,如同一把扭曲的波斯弯刀,

抬头,正是一轮清月。


射月弓躺在案板上,

和食材一起放着,

弓手老了,

只剩下给人做饭还会,

就没把那么多多余的月亮射下来,


耗了太长时间,黎明将至,这恐惧的一切

将暴露在煞白的日光下。

评论

© 怀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