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 在死前他连自己的一生都不想回顾,因为他脑子里只剩下昏遭遭的一堆东西,就像虫子一样不断抽动。他没有自我意识了,唯一的自我意识就是趋势他赶紧去死的那个念头,只有死了,才有可能做回真正的自己。

  • 在冬天,这个时间公路上连车都没有,只有一片黑暗的大楼伴随着那种只要太阳一升起来就会消散的薄雾在远方漂浮着。就像他的生命,本来在漂浮,然后太阳一出来就消散,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死还可以引起一点关注,这是他的幸运,那些雾气不会有人关注,但换个角度想想,那是因为人们都知道雾气会散,那是那个东西正常的行为,而自己的死不是,所以又没有人关注的他其实是悲哀的。


评论

© 怀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