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模仿克洛托

我有一个秘密。


她叫张晓雅,和我一起长大,我喜欢她。

她有一张严肃中带着美丽的脸,我的卧室里挂满了她的素描画像。


可是我不能再喜欢她了。

我再看到那幅画里她的眼睛又想起了那个梦——


她静静的在野草丛生的铁轨边走了很久;停下来时,低着头,脚尖踩在铁轨上,周围空无一人。


她抬起头看着天空发呆……


一片空白。


接着,她安闲的把头枕在铁轨上,头发散开下垂,远处火车开来的隆隆声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的几乎能让人完全看清车头上的那个中国铁路的标志……然后,一切都消失了。

梦醒了,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叫张晓雅的女孩子,

但是,我不能再喜欢她了了,

因为她,在我的梦里……她死了,在我的梦里。

在我14岁生日的那天,2013年4月17,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梦到她,也再也没有做过梦。

就好像在这14年里我把这辈子的梦全都做完了。


序,梦中的你。


这个家是城市里现代标志建筑的一小部分,

“……”,少年打开一个门缝露出眼睛。

少年的妈妈已经穿好了晚礼服。

“知道啦…”她说,“我不进去就是了。”

“我和你爸要出去一趟,午饭在冰箱里记得热过再吃哦!”

“嗯。”

客厅。妈妈说,“这孩子都没什么朋友…总这样一个人会憋坏的。”

“随他吧,他自己喜欢就好。”爸爸说。

“嗯,走吧。”


少年坐在地上用笔记本电脑查询张晓雅的消息,地上是铺开的画着红点标记的地图,标记详细到了日期。

还是没有相关的线索啊,他心说,附近相似的学校都找过了,看来以后得坐动车去更远的地方了,啊忘了……还没有身份证买不了票,学生证也不合规格不能用。

他站起来在房间里看了一圈,打开一个抽屉,“找到了。用户口本的复印件应该可以买票。”

嗯?我的生日不应该是99年4月17日吗?可这上面登记的为什么是1998年11月7日?为什么和我爸妈告诉我的不一样。

抽屉里有一只虫子钻过去,一张绿色的文件样的东西在那里很显眼。少年抽出来看到那个文件果然有被一大片虫蛀的痕迹,那个淡绿色的东西似乎是一个信封,上面还画着象征生命的绿叶。

“合同?”

甲方,张晓雅。

女,年龄14岁,

生命截止日期,1999年4月17日,AM09:11

为什么张晓雅的名字会出现在这里?这到底是是什么合同,生命截止日期是什么意思,而且还和爸妈告诉我的出生日期一样……

生命截止日期是指她死亡的时间吗?难道…张晓雅在1999年就去世了,那么这么多年来我梦到的就是一个死人过去经历的人生片段?她在我梦中出现了十四年也是因为她十四岁就自杀了么。

可是,如果生命截止日期真的等于死亡日期,

乙方,阮枫。

性别男,年龄6个月,生命截止日期2014年4月17日AM09:11……

也就是说,明年的4月17,我也就要死了?


夜晚,月光洒进在楼层和拱桥上。

少年阮枫的一家三口围在长桌上吃晚饭。他犹豫着想把心里的问题问出去,但是他看到餐桌上的沉默,又把问题咽了回去,张晓雅是谁?她和我有什么关系?明年的四月我就要死了吗?

但他们满了自己那么久根本就是不想告诉他吧。

“怎么了?”父亲看他低着头。

“没事。”

回到房间,阮枫对着地图发呆。

不对,用这种方法找一个十四年前的死人根本不管用。他把坐着标记的地图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得找别的办法。

他把那张“生命契约书”拿出来用手铺平,又仔细看了一遍,生命契约书上的生命截止日期难道真的就是一个人的死亡时间?如果不是,那张晓雅死亡的时间其实不一定…自己的也是……

而且话说回来,自己当时并没有看到她的死亡,因为太害怕所以在火车过去前就闭上了眼睛。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那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确实有看到日期,4月17号,8点53,明明还不到9点。

他看向契约书上的日期,9:11,明明还差了十几分钟,难道在这段时间差里还发生了什么我看不到的事情么?


十四年前我到底和你发生了什么事?我和你有什么联系…你为什么要自杀。

我一定会想办法弄明白的,一定!






评论

© 怀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