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小学时,我养的野猫丢了,我知道野猫也养不住的,但是她很乖,从来不跑,我喜欢她,不过最后她还是跑了。

我妈找了一只小狗,没想到这就是后来一只陪着我的狗,我姥姥给他取名赛虎。我本来只忠心于一人,但是看到赛虎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如果不好好对他,我就背叛了他。

那只小狗的眼镜里带着疑问,很特别的疑问,人和狗是会互相变像的,我后来也像他有了那种疑问的眼神。

我带他到奶奶家用竹签串中午的菜放在火上烤热给他吃。

然后过了很久,小时候妈妈让我把他拴在厕所门上,他只能活动很小的范围,精神灰暗,好像很快会死的样子。很多次我妈让我把他送走,但我都拒绝了,我们虽然养着赛虎但是很少带他出去,我们都没有时间,父母也不尽责任。

我喜欢赛虎,我真的……他真的对我很重要,他是我最亲的亲人见证了我十几年的风雨。如果让我用他和父母自己对比,我选择他,如果让我把他和杨澜对比,我选不出来,但说不定会选他。

他在抑郁阶段是我唯一的陪伴,每当我觉得这样也不错的时候就是他能让我这种想法成立的。

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最后我家的闷坏了,我爸很讨厌修门,这样改过了好久,于是赛虎也跑丢了好多次,每次都跑好久,我们每次虽然都能找回来,但我知道这样下去他终有一天与我是永别,我,我知道,我知道即使不这样他也不会就不离开我了。

我知道……

然后他跑出去,我们找到,他跑出去,我们找到,最开始那次我爸妈奶奶姥姥都一起找,我睡不着觉,六点起来去找他,找不到几乎不能睡觉。

后来渐渐习惯了,兵不厌诈,他不愿意回来了。

几天前我在网上看到狗在寿终正寝的时候也远离主人死在别的地方,我想说不定他已经死了。


后来我几乎感觉不到他消失的痛苦,只是感觉轻微的不适,想哭也哭不出来,感官就像被隔音海绵阻塞了,距离我真正想纪念的泪水,无比遥远。

今晚我哭了好久,听着one night in BEIJING,想着如果这辈子无缘再见那来世我们做兄弟吧。


我姥姥来了,她问我赛虎找到了么?

我说没有,遇见两次,两次都跑了,一次我爸先回来给我送饭,一次我奶奶不愿意追。

评论

© 怀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