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iu          


冬天都是很冷的,很灰很暗淡;据说那些科学家、学者、伟大的历史人物也都是因为没有朋友没有人能和他们对话才患上抑郁症,他们就像冬天一样,可却给人类带来永恒的春天。

不过,当人站在冬天的室外经常会感觉精神抖擞,可能冬天除了像照片的灰暗,疾病,花椒的气味,不治之症之外,还有些许余温吧。我好久没见过以前的冬天了,不知道冬天该是怎么样的了。

就像一面镜子,人总是在想什么就会看到什么。

我来到青岛的第一个冬天还未消退,那还是去年的余留。陌生之地总是让人不能习惯,站在租来的房子的楼顶极目远眺也全是一点都不让人感觉熟悉的世界。

这种环境令人极易遗失梦想。所以我赶快找了一个工作让工作麻痹和充实自己。我经常问自己:我在排斥什么?以前我不想出来闯荡,害怕社会对我造成二次伤害。

……算了不想了。

(把前面这部分写长一点)



“这就是你以前的故事?”

“我还没讲完,这才是最开始我找到饭馆里那个工作的时候。”

中午的阳光从窗帘后投射进来,空气很安静,铅笔在纸张上摩擦的声音让这一小片时空生动了起来。

一个女孩画累了问我,

“那后来呢?”

“老毛后来你还不知道?”

“我想让你像讲故事一样讲出来啊,Q达不溜Q。”

“QWQ个毛啊!”























日照路虎


和凡姐姐分了,所以不写她的故事了,这次我们来写一个我们共同的朋友的故事——

小凡姐一直有个追求者,追求者对小凡羁傲不逊的性格和才华深深痴迷,而且被他那有些许幼稚的理念吸引。

这个追求者是这次的主角,叫做毛毛,又名大毛哥,是个从空间里看感觉很可爱的女生,

当然,小凡她不买账,她向我炫耀,“可能像我这样的人就是随便就有人喜欢吧……这个也不过是玩玩……到时候就拒绝她。”

小凡坐在梳妆台的椅子上梳她的长发,低着头时眼神却撇了出来。


毛毛开始追求钒氪小姐姐的时候,据说刚好是我和小姐姐在交往的时候,毛毛一直以为我是女的,所以对我的存在十分忧虑,害怕我会抢走小姐姐的芳心,不过我其实是男的,钢铁男儿,这样她又不担心了,这都是在QQ上告诉她,那时我也顺便认识了她。

毛对小姐姐非常、非常痴情,她们肯定聊过很多东西,虽然我不会再知道了,也没法知道了,但肯定包含着毛毛很多试图引起小姐姐注意和爱意的内容,

她把自己的网名都改成小姐姐的自创语言,libkis(键盘)不不是键盘,是灯的意思。我始终不懂小姐姐的自创语言好在哪儿,他只是随便拼了拼然后区分了一下吧,没有那种象形文字的精髓,让人看上字符就好像看见一张表现着其含义的脸谱,不过英文本身好像也没有这种体现能力,我不懂语言,所以还是不多说了……

总之,最后,小姐姐和毛毛我结果我也不清楚,他们似乎成过一段时间,似乎有锤了,似乎又是成过一段时间然后有锤了,分分合合,但最后还是没成,后来毛毛和我说,小姐姐其实只是我的一种尝试,想看看自己的上限在那里。



所以说当一个作家也很为难,要把自己身边的故事写下来就不得不得罪一些人,小凡如果知道我把他写进小说那我肯定死的很惨,另一方面,如果我把她的追求者的故事写出来,那追求者很可能也和我是一个下场。

所以遵循保密协议,我可以给追求者一个代号,其实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想出来了,就像莫言小说里的“小狮子”。小狮子是《蛙》主角的二妻,好像之前的职务也计划生育时她姑姑的助手来着……记不清了,总之就是大老婆难产死了之后经过百般纠结后的二老婆,反正有些共性……当然不多不多。

小狮子追求小凡的过程其实有些悲剧色彩,就想我前面说的一样,小狮子对小凡上心,可小凡不懂人情可贵,每当有这种情况发生他就给自己感觉自己很厉害的顽固思维上加一块砖,让这种思维变得更牢固(以完成自己日后的悲剧)。


2018年初春,

老徐本来想到北京或者上海这些地方闯荡闯荡,但他结果却到了青岛,他不喜欢南方,因为总感觉那和自己的设想不太一样,远离了文明世界,往西要很远才到欧洲而中间都是一片中东小国,不过东方就还要,有北京上海东京新加坡是个理想的地方。

虽然老徐没学历,但他还是喜欢在幻想中飘飘然。


评论(1)
热度(2)

© 怀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