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啊,

就像失忆的鸟飞回耳朵里,

啊,

就像痛苦悲哀而失忆的鸟飞回我的耳朵里,

返祖现象的耳朵,露着两个小洞,长着鱼鳍,

啊,

被鸟喙揪出来就变成了耳屎,


但没有意义,不知道什么时间,我的时间里思维在失眠的停顿中终止了大脑的运作,因而没有思想存在。


评论

© 怀柔 | Powered by LOFTER